3)化裝舞會

當我回過神的時候,啊甲已經不知道跑到那去了,這時候我才想到剛剛房裡的那隻女鬼,等我發現她的時候,她正跪在地藏王菩薩前面懺悔著,而環繞在旁邊的滿天神佛顏面早已經扭曲不已,站在後面一點的濟公活佛早已經笑得不支倒地。

 

……20歲以後我就不再寫劇本了,我曾經替不少人編織過許多的夢想,只是我累了…..我不想再搜腸刮肚,偷今換古的活下去….

 

原本要向前揭穿這群神棍的我突然停下了腳步。

 

搜腸刮肚?偷今換古?編劇?

 

怎麼跟我剛剛聽到的版本不太一樣….

 

….我每天都在想,如果那一天我可以不用欺騙就能生存下去那該有多好,也許騙人是一件壞事…..

 

聽到這裡我的氣已經消了一大半,畢竟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我又何必這麼的不厚道,反正也是要讓她搬進來,我安安靜靜的離開了現場,獨自一個人的走回房間睡覺。

 

***

 

距離上一個房客搬走到現在已經有一個多月了,整整四樓的透天庄外加一個地下室只有我一個住著,當然!我指的是活著的人,看起來似乎有點詭異,附近的人走過這裡都會有意無意的往我這間房子多看幾眼。

 

有次我站在頂樓上跟過往的鄰居小孩打招呼時,竟然把人嚇哭了,把鄰居家裡的大人都驚動出來,原本來勢洶洶的鄰居看見站在屋頂的我,居然嚇的跪下來替小孩子道歉,搞得我這個21世紀的有為青年都不知道該怎麼自處才好,後來我在前門掃地時才發現,幾間沒住人的房間都有鬼火飄逸著。

 

我說大哥啊!

 

你們有點身為鬼的自覺好不好!大白天的別出來嚇人行不行!

 

關於這點忠哥既然還跟我爭論一個晚上的日落時間怎麼制定,甚至打算用知識家下載的日落時刻表來作標準,最後終於以晚上10點為準來區分。

 

不過經過這次後我發覺在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總不能每天去買菜的時候被人拉到巷子問能不能觀落陰,或是買東西的時候老闆不敢收錢(換個腳步想這也是個好事就是了),於是乎我跟忠哥達成了協議,如果有人來租超過一個星期沒被嚇跑,就不准再嚇人。

 

過兩天我在PTT上登上了一個廣告

 

吉屋出租

月租3500(可議)

不含水電

通風良好,生活機能佳,交通便利,居家單純

意者請洽:09**-******

 

兩天後有人打了電話給我,跟我約晚上九點半要來看房子,一屋子的鬼魅魍魎一接到消息,無ㄧ不摩拳擦掌的候著,就連平常最正經的地基主都拿出他的蓮花座出來整理一番,而阿甲也把他頭上最寶貴的斧頭拿下來細心的擦拭。

 

整個屋子都隴罩在低沉的氣氛之中,每個人彷彿像即將上戰場的士兵ㄧ樣的在保養著自己的裝備,而忠哥就像是個總司令的到處巡視,三不五時的還發出了喲暍聲

 

「那邊的血袋在加兩袋!」

 

「小紅!妳的口紅不夠紅!」

 

「可是我只有這種顏色….

 

「去跟阿甲弄一點血來塗」

 

「這樣會不會太不專業了」

 

忠哥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一臉正經的對著小紅說

「兵不厭詐!這是戰爭!」

 

小紅欲言又止的說道「可是….人言而無信便是畜牲啊」

 

在旁擦拭斧頭的阿甲見狀突然跳出來,握緊拳頭說道

「忠哥是對的!」

 

「幹!還在演….」沒意外的,這句是我說的

 

八點一到忠哥便招集所有的人()到一樓的客廳集合,只見阿甲將ㄧ只小板凳放在大家的面前,忠哥穿著中山裝站了上去,他環眼四周,把每個人的臉都一一的映入了自己的眼中

 

「今天是我們為了自由打的第一場戰,這一場戰爭不在乎於種族、身份、甚至年紀,每一個有血性,有擔當的鬼都要勇往直前,為了不是是非,不是政治,也不是無聊的口水戰,而是生存!」忠哥舉起右手奮慨的說道

 

「是生存~~~」全員舉起右手大喊

 

忠哥揮揮手,大家平靜了下來,又繼續說道

「這場戰爭不分前線後線,不分男女老幼,每個人都要為了這場神聖的戰役付出一點心力,不管要流多少血,多少汗,我們都要死守著,那怕剩下最後一個我們也絕~~~服」

 

「絕!不!屈!服!」

 

「現在….」忠哥不知道從那裡拿出了一個杯子

 

「安!心!上!路!」忠哥將酒杯往地上奮力一甩

 

「呦喝!」大家一哄而散

 

「真是夠了!既然還有戰前動員演說……」這句話還是我說的

創作者介紹

澤 別 的 奇 幻 世 界

ylego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