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古(2)撞鬼

 當我慢慢的抬起頭來望著書桌前面的窗戶時,有一個人正在我的正前方看著我,這個人的身影淡淡的,柔柔的,它穿著淡藍色的套裝,是個女孩子,面目有些模糊,不過感覺應該頗為秀麗才是。

 

她慢慢的靠近著,一瞬間彷彿看到她對著我笑了一下,她的身影越來越大,越來越接近,面孔也越來越清晰,有這白皙過頭的膚色,水汪汪的眼睛,以及櫻紅色唇,看似輕柔飄揚的秀髮簡單的挽了一個馬尾,一張傾國傾城的臉。

 

我假裝自己沒注意到她,將視線擺至另ㄧ個角落,這不是因為我是柳下惠,只是房間在三樓,而她的是用的過來的。

 

這是一個單純而簡單的理由……

 

她停在窗戶三公尺前的半空中,而我正在看著對面屋頂上的野貓交媾,假裝自己沒看到她……

 

她在我面前揮揮手,我視而不見,她對我又做了幾個鬼臉

我現在才知道原來鬼做鬼臉是可以把下巴拉到胸口,再把耳朵拉到頭上綁一個蝴蝶結……”

 

 

突然間,她的飄逸的頭髮突然成放射狀的往外張開,過不了多久輕柔而飄揚的頭髮逐漸的變成了一條條的蛇。而表情有開始顯得扭曲。

 

「蛇的舌頭沒有分岔,失敗!蛇的身影太過僵直,失敗!鱗片太過乾燥,不夠光滑,更是失敗中的失敗……」我在心中暗自評論著,除了用眼角的餘光喵一眼以外便無太大的反應。

 

她的眼睛由原本大而明亮,卻逐漸的變成睜圓而凶惡,額頭上的觀骨漸漸凸出,嘴角誇張的裂開到面頰,原本整齊又漂亮的牙齒也變的銳利,上下顎沒意外的冒出了兩吋的虎牙,喔!不對!那應該算獠牙了,而她白皙的皮膚現在變的乾燥而龜裂,櫻紅色的唇現在變成暗紅的濃稠液體,一滴一滴的往下滴。

 

~~~希望她能有點職業道德在臨走前擦乾淨。

 

大概是她變身的時候太精采了,我不知不覺的把頭轉了過來,而她剛剛變身變的太專心了,絲毫沒注意我的頭已經轉過來了,當她回神的時候我正好對上了她的雙眼,ㄧ個人ㄧ隻鬼,六目交接(我帶了副眼鏡)

 

 

 

這ㄧ刻兩個都定格了。

 

 

 

 

我面無表情的看著她,而她也一直凝固在變身時的掙嶙模樣,時間過了五分鐘,兩個人才清醒過來,這五分鐘中還有一隻老鼠從兩個之間的窗戶的軌道上悠哉的走過。

 

我微皺著眉頭,考慮接下來該怎麼處裡眼前的狀況,而在窗戶另ㄧ邊的她有著同樣的困擾,因為她兩手抱前,用左手的食指跟大拇指抵著那張極度凶惡的臉,眉頭深鎖的思考著。

 

這種感覺好像是編劇的編完了整個劇本,而演員卻在舞臺前不按照劇本來,想要再接下去演卻找不到連接的點。

 

「鈴!~~」書桌上的鬧鐘開始響了起來

 

我下意識的把鬧鐘關掉,然後慢慢的抬頭看著她,用著很為難的表情說道:「我要睡覺了,能不能麻煩妳…

 

她的眼睛瞪的很大,顯然的並沒有意識到我說的話,只好又補了ㄧ句:「我是說現在很晚了,能不能請妳離開,我想睡覺了」

 

她的眼睛變的更大了,而嘴角開始慢慢的變成O字型,感覺應該是驚嚇的表情,然後用著顫抖的右手食指指著阿德:「你….….你看的見我」

大姐~~妳還要在演下去嗎?

我沒好氣的垂下了肩膀,一臉無奈的回答:「是阿!不過真的有點晚了,還是妳明天晚上來,我明天晚上盡量配合妳」

 

我說完之後她很快速的變回剛剛那個頃國傾城的臉,一臉雀躍的表情,最後還在窗戶外面飛來飛去,嘴邊還自言自語的說道:「有人看見我了!有人看見我了!耶~~

 

真可憐!這隻女鬼感覺智商不是很高。

 

「喂!我只是太高興了不是笨!」

 

看來是我想的太專心了,不知不覺的說出口了。

 

「死了這麼久第一次遇到陰陽眼,這真是太神奇了」她的雙手在胸口握拳著,眼睛變成愛心的形狀,身後還有千萬朵的小白花點綴著。

 

「是嗎!妳要不要發表一下感言」

 

「唉呦!我又不知道這世上真的有陰陽眼!」她俏皮的皺了ㄧ下鼻頭

 

「唉~~大姐!那我現在到底能不能睡啊!」

 

「去!去!去!年輕人幹麻把自己搞的這麼老派」她先是揮揮手一臉不在乎的表情,在ㄧ本正經的對著我說道:「你要知道,身為21世紀的年輕人,是非晚睡不可,這簡直就是全世界的年輕人現在的首要之務,而你身為年輕人的ㄧ員,又怎麼能將自己置身於事外….」她越說越激動,最後還氣勢旁薄的舉起拳頭來

 

她開始滔滔不絕的陳述著晚睡才是王道,早睡又是如何的大逆不道,而我則是一臉平靜的將眼前的窗戶關上,窗簾拉上….

 

就在剛要轉身的時候又聽到,背後傳來她的聲音

 

「厚~~你很沒禮貌ㄟ,人家講到一半就關上窗戶」轉身一看,她正腳踩在天花板上,倒立著說話

 

感情的是我不懂的人情世故就是了……

 

就當我拿起裝滿水的杯子簌口的時候,看見眼前的鏡子出現了她的面孔,然後頭髮慢慢的變長直到蓋過她半邊臉,衣服的顏色變白,眼神變的哀怨。

 

呿!一點創意都沒有,這隻片都已經下檔這麼久,還好意思模仿!

 

轉過身來我看到天花板上的燈掉了ㄧ條白色的布,她已經吊在布上面,吊著白眼,舌頭伸到胸前,更該死的是全身還改穿紅色的套裝。

 

~~如果沒意外她應該會在我走過去的時候突然掉下來,倒在我身上,然後嘴裡唸著:「我死的好慘啊~~」這一類的話。

 

我刻意的繞過她身子附近的範圍,到床上躺平準備睡覺,漸漸的,感覺自己的手腳無法動彈,耳邊聽見既吵雜又尖銳的聲音,胸口開始煩悶,呼吸開始困難,心跳也開始加速。

 

忘記她還有這招,鬼、壓、床。

 

不過神奇的是,我的鬼壓床竟然可以跟她聊天

 

「唉~~~我要睡覺啦」

 

「馬X夯!不讓你睡~」她模仿著某個知名廣告的台詞

 

我下意識的看了ㄧ下她的胸部,不由自主的開口:「唉~~~怎麼差這麼多」

 

她一個驚慌,跳到旁邊去,用手捂住自己的胸口,紅霞上了頰,對著我,過了半响,開始一邊拿起身邊的東西丟我,一邊破口大罵

     

「變態!色鬼!我要殺了你!」她隨手丟了一本書

 

「妳妳冷靜一點」我連忙的走向前,本想要安服下她的怒氣,幸好反應快的躲過了ㄧ本精品裝的封神榜

 

的一聲,這本書已經支離破碎了,我看見木板隔間的牆上破了ㄧ個小洞,也發了ㄧ身冷汗。「這這你好歹也聽我說幾句話」

 

「幾句話!你剛剛輕薄我,想用幾句話就塘塞過去嗎」她反手又是一隻鉛筆射過來,的一聲插入了木牆上

 

「冷靜!冷靜!事情不是妳想的那樣!」我一邊逃命一邊找空隙說話

 

「冷靜!你敢叫我冷靜!」她順手抓起桌上的筆電繼續罵道:「你試試看對一個女孩子家說這些話,大家會怎麼想」

 

阿德使出了渾身解數向前搶下了筆電,躲到一旁,開玩笑!打了快兩個禮拜的稿子都在裡面,這死也要把它拿下來。

 

她看了ㄧ下家徒四壁的房間,除了ㄧ張書桌、一張床、一個只能擺二十來本的書的書架,索性乾脆坐在地上痛哭:「為什麼男人都是這麼壞!活著的時候被騙!死了還要被欺負!人家只是想找個人說說話而已,天殺的,這邊乾淨到找不到一個同類,這叫我以後怎麼活阿」

 

大姐妳已經死了好嗎?

 

不過她哭的這麼傷心,讓我覺得有些不忍就是了,於是隨口問了ㄧ句:「妳死多久啦?怎麼死的?」

 

這一說她就哭的更傷心了,猶如孟姜女哭倒長城般的氣勢,一發不可收拾,兩顆眼睛又有如瀑布似的嘩然而下,溼了ㄧ大片的地板

 

原來她是一名空姐,在一次空勤之中認識了一名有家室的富商,雖然明知不能愛但是還是深陷其中,誰知那名富商從來就沒想過跟她有未來,而這個深情而痴心的女子就這樣被他騙了三年。

 

直到後來富商發覺紙包不住火的時候竟然

 

***

 

她幽幽的說道:「他比任何人都要溫柔,有一天他帶著我去我們之前初識的沙灘,告訴我,認識我,是他這輩子最開心的事……..

 

………………

…………

「唉~~~我能怎麼辦呢!都愛上了,管他是什麼樣的人,只是苦了我那肚子裡的孩子」她轉過頭去強忍住偷笑時顫抖的身子

 

「什麼!你們還有個孩子!」我一整個情緒上來忍不住的號掏大哭,順手抽了兩張面紙

 

「別!別這樣!我不怪他的!真的!」她緊抓著我的手不放

 

「他都這樣對你了妳還….」她講得我一整個揪心了起來

 

「沒關係的!一切都沒關係的!我是….我是心甘情願的為他死的...

 

「妳妳好傻阿….」兩個人抱頭痛哭著

 

「妳妳放心妳不會是孤單的,在這世上,還有許多的人可以當你的朋友、妳的兄弟、妳的姐妹

 

「呃?」

 

「走!讓我來告訴妳為什麼?」我抓著她的手往樓下跑

 

我們一直跑到一樓的樓梯口的門口前停下來,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對她說道:「妳要作一下心理準備」

 

一打開門來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滿屋子的金身神佛,仔細一看裡面還有關二哥、觀音菩薩、跟濟公活佛,整個屋子檀香撲鼻,佛號四起….

 

哎喲!既然還有耶穌跟聖母瑪利亞…..

 

不過這裡是東方,畢竟西方神祇並不多見,只是我一直想不透為什麼這裡會有白頭髮的原子小金剛…..

 

突然間觀音菩薩看了我一眼,眼神裡的慈悲跟神聖讓我差點跪下來膜拜….

 

「來者何人?」突然有一聲喝響從我耳邊傳來

 

轉頭一看,關二爺正睜大了丹鳳眼看著我…..

 

幹!忠哥!你沒事扮什麼關二爺…..

 

「我是關老爺!」忠哥右手揮舞著用掃把裝扮而成的關刀

 

「你是忠哥!」我瞇著眼看他

 

「我是關二爺!」左手拿著一卷報紙,上面還歪七扭八的寫著春秋兩個字

 

「你是忠哥」我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我是關二爺!」他說完以後還哼一聲,轉頭離開

 

我仔細一看這裡的滿天神佛都是平常的老朋友裝扮而成的,就連平常不多話的地基主也假扮成地藏王菩薩,為了佛光譜照大家還把黃色燈泡放在背後….

 

我走向啊甲,喔對了!啊甲就是那隻頭上有斧頭的鬼

 

他看完荒厄以後堅持自己要改這個名子,他說他跟阿甲一樣的善良,雖然我們大家一致認同他們只有智商像而已,但是我們還是很樂意的改口了。

 

「啊甲!這是怎麼回事啊?」

 

「今天是萬聖節啊,忠哥前幾天不是有跟你說過了!」啊甲一如往常的回答我

 

這時我才想起來前幾天忠哥的確是有跟我說過這件事,只是我很難理解的是,人類在萬聖節扮鬼,鬼在萬聖節扮神,那神在萬聖節扮…..我已經不敢再想下去了….

 

我注意看了一下啊甲,嗯很正常!正常到讓我覺得很詭異….

 

「啊甲!你怎麼不打扮一下」

 

「有啊!」

 

「有?你扮誰?」

 

「我扮啊甲!你看像不像!」啊甲轉了一個圈圈讓我看仔細

 

很好!你贏了!

 

「我原本打算弄點腦漿出來,但是忠哥說在弄出來可能會超越啊甲!所以我只把斧頭拿下來。阿得!你知道為什麼會超越啊甲嗎?我什麼時候會超越阿?」

 

這時候我的腦筋已經一片空白……

 

幹!你真的贏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lego2 的頭像
ylego2

澤 別 的 奇 幻 世 界

ylego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