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古

 

(1)  宿舍管理員

我叫張翼德

我是一個作家,一個靠筆維生的人,同時我也是一個有天賦的人,從小到大在我眼裡看到的鬼已經說到說不清了,但是看久了以後發現,原來鬼也有流行風的觀念,從早期從廁所裡出現的花子,到現在最流行的從電視爬出來登場的貞子(這是經典,歷久不衰),每次只要有新的鬼片上映,就會有新的登場方式,昨天我還看到有人全身冒著鬼火騎著紙做的重型機車在路上奔馳著。

 

看的見鬼對我來說真的不知道算好還是不好,打從睡覺來說好了,鬼壓床早就已經不是什麼奇特的現象,而是已經變成一種習慣了,有一次我晚上睡不著的原因就是沒鬼來壓,在心理學上來講這就叫制約,我被鬼壓床制約了….

 

正如我說的,遇見鬼不知道算好還是不好,從小到大的我ㄧ直沒機會接觸異性,直到上次的聖誕節我才開始跟異性有著第一次的親密接觸,那天我牽著一名身材惹火,面目姣好的女孩跳慢舞,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在跳舞的過程中一直頻頻的用右手扶著搖搖欲落的頭,在舞會結束後她還留下好幾十張的傳呼符令,直叫我有空找她,不過身為一個正常的有為青年,對於這麼遠的異國戀曲實在難以接受就是了

 

在我住的這個地方可以說是全省最乾淨的地方,方圓數十里連一個鬼影子都沒看到,當然!這不是因為這個地方的風水好,而是這附近的鬼都到我家住了,原本只有幾隻鬼過來陪我住在頂樓,而樓下幾樓都有住人,只不過好兄弟們覺得我這裡的環境實在是太好了於是在口耳相傳之下越來越多鬼擠進來,把原本就不算大的房間擠到快爆炸。

 

直到有一次因為活動空間太小發生衝突,引起群鬼在我面前拉布條,頭上綁頭巾以示抗議,有的甚至打算抬出即將腐爛的棺材,以及將還沒用過的銀紙拿在我面前灑

 

但是我仍然秉持著三不政策,不聽、不管、不理,直到有一天樓下的大學生上來給了我兩巴掌還罵了我一句:

「下流!」

 

這我才發現他們有人化作我的樣子,躲在旁邊的樹上偷看那個大學生洗澡時,我才正視這個問題

 

「張先生,我是百鬼聯盟代表,我姓王,認識我的人都叫我忠哥,不認識的叫我忠爺」一名頂著大肚子的中年男子坐在我的前面,左右邊還站著兩個小弟,沒意外的每個人手臂上都有著龍飛鳳舞的痕跡,左邊那個造型比較奇特,因為頭上還擺了一把斧頭。

 

忠哥在生前是一個相當傳奇的人物,15歲時就出來闖蕩江湖,在江湖上留下相當多的傳說,像是一個人去跟一百多個人收帳成功,一個人睜著眼睛睡覺卻嚇跑了五六個前來偷襲的人,一個人遇到銀行被搶劫還去打劫搶匪的人,他生前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你知道大家為了工作可以這麼辛苦的原因嗎?就是為了吃飯….」除此之外他業餘之外最大的興趣就是寫書,著有第一次討債就上手””如何當一個快樂的討債員””如何在討債中出奇制勝等書

 

「幸會!幸會!請坐!」我舉手相拱,好意執禮

「張先生,今天來是跟您商討一下人權方面的問題」忠哥一就坐就開門見山的提出

 

說實話!我很想跟他們說三界代表簽訂的人權條例條款不太適合用在他們身上,但是看到他身邊的兩人一個變成我的樣子一個變成那個女大學生的模樣,還唯妙唯肖的模仿那天我挨巴掌的場景,我硬生生的把嘴邊的話吞下去了

 

「這….忠哥!不是我不願意幫忙,只是小弟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幫忙」我為難的攤開了手

 

「這簡單,你只要不管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行了」忠哥說完後還喝了一口茶,只是茶水從他的生前留下的彈孔中流出時,我還是傻了一下眼

 

後來聽說他們原本要我把整棟樓都租下來,不過由於經費有限,只好作罷,於是祂們內部開會決定用最省錢的方式解決

 

我只知道從那天起搬進來的都不超過三天就來離開了,其中一個還只穿的一件內褲離開的,聽忠哥說那是一個叫小香的女鬼做的,她生前是被遭變態殺手殺害的,死後還被烹飪身上的肉塊進食。

 

「他要人家脫掉衣服~~~人家只是照做而已….我都還沒叫他負責….他還」小香掩著臉哭訴著

 

大姐~~你這薄紗下面就只剩白皙的骨頭而已

 

後來房東還找了好幾個專業人士來處裡這件事,只是一大群人到了門口,有道行的人蹉跎在門口不肯進去,沒道行的進了去卻又出不來,兩邊人馬中間只隔了一扇門而已,兩邊鬧了快四五個小時,最後還是我看不下去幫他們開門,讓他們出來,不然不知道還要拖多久,自從這件事之後房東就主動幫我降租金,還怕我上下樓梯太累要我搬到一樓住,不過有一個要求,就是要我管理這間房子,租不出去也沒關係,只要不要出怪事就好了。

 

當然!他也告訴了我,如果我不答應的話就要到外面放話,說我使用邪術把房子搞到鬧鬼,讓我在這裡混不下去。

 

很好!你贏了….

 

原本推辭的我終於被他的熱情所感動了,不過在我的要求下我的房間多了一條ADSL可以上網,而整個房子的地下室也變成我的專屬的地盤。

 

但是見鬼還是有好處的,身為一個筆耕者,尤其是專以鬼怪為主題的作者,靈感是相當重要的,而這點卻也是我最不擔心的,畢竟身邊這麼多題材,只要隨便招手幾個就會有不同的故事,然後再發揮自己的想像力,很快的一篇十萬的小說就出爐了,但也因為如此,選擇題材反而是我最為難的事。

 

別人是被編輯催稿催的兇,而我則是被我身邊的鬼催稿催的兇,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的故事最動人,最驚悚,最嚇人,說實話有時候我也覺得這些故事挺可怕的,只到有一天接到某個律師的存證信函時我才發覺,原來我的故事的橋段跟別人的極為相近,甚至連主角的名子都一樣。

 

「嗚~~人家不要輕舞飛揚死掉」小紅在我旁邊哭訴著

 

「我也要吃唐增肉….」忠哥一邊看著小說一邊留著口水的說

 

「我要追荒厄….」那隻頭上擺著斧頭的鬼說道

 

於是乎,他們在小說裡得不到的欲望,就要在我這裡獲得滿足……

 

而接到了律師信的我,在網路上又多了一個kuso鬼王的封號….

 

雖然他們給的題材並不是每個都能用的,不過裡面多少還是會有點好東西,就像有一對情侶鬼叫什麽粉紅妹、木炭男的故事就不錯,不過當初我個人覺得故事太過匪夷所思了所以沒接,聽說他們後來找別人幫忙了,出書了,還賣得不錯。

 

 

我以為我會這樣一直生活下去,但是並沒有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不止看見鬼……

 

還發生了一些事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lego2 的頭像
ylego2

澤 別 的 奇 幻 世 界

ylego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