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說愛你
主角:灌強
女主角:郭依婷
第一章尋找
灌強第一次見到他是在一個午後的大雨,雨來的快,灌強也躲的快,他躲在附近的閣樓靜靜的看著雨水濺到地上灑出來的雨滴,豆粒般大的水珠隨著他身上的衣服滴落在地上

附近音樂班教室裡傳出了動人的旋律,如果要不是身上溼透了灌強也許會悠閒的享受這一刻,他注意到左邊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女孩子站在那裡,她帶著一頂鴨舌帽,頭髮沿著帽邊陲落著,她把帽沿刻意的壓低了一點,只露出小巧的鼻子跟嫩紅的唇,也許是天氣的關係他的皮膚看起來有點蒼白,也許是”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慨灌強忍不注的多看幾眼,那個女孩彷彿察覺到灌強的眼光,抬起頭來對著灌強微笑著,灌強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

灌強告訴我,在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有一種很特別的感覺,頭髮落在肩上,半濕半乾的替她加了點俐落的感覺,她的眼神有點枯,感覺好像沒什麼生氣一樣,又好像裡面裝了好多東西,又好像什麼也沒有,即使丟再多的東西也填不滿似的,她笑起來有點甜,她長的並不特別漂亮,但是笑起來特別的吸引人,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那種感覺好像是一點點心動…..又好像是一點點不可取代的感覺…

女孩子又衝著灌強點點頭,灌強臉上一紅別過頭來不敢再看,路上的車子很多,來來往往的而台灣的馬路又從來沒平過,總是有一些積水會濺到四周,有良心一點的開的比較慢水濺的比較近,沒良心一點的車速快了點水濺的遠一點,運氣不好的話還會濺到褲子上面

而灌強現在站的位子剛好在水濺不到卻又不得不堤防那些沒良心的司機的位子,而尷尬的是後面又一大堆路人在走動不能退後,而女孩子站的位子更接近馬路,灌強很想提醒她卻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想到這裡灌強忍不注的又轉頭看了女孩一眼,正巧女孩子也一直在看他,灌強一個緊張又低頭了,這下子臉又更紅了,女孩子靜靜的走過來拍了灌強一下

女孩(ㄟ~你剛剛是不是一直在偷看我阿?)

灌強尷尬的回答(沒….沒有阿)

女孩用懷疑的眼神看著灌強(是嗎?)

(真…..真的拉)灌強慌張的揮揮手

女孩(其實我剛剛看你好像有在偷看我,可是我跟你點頭的時候你就臉紅了,後來看你好像欲言又止的樣子所以我才走過來看看)

灌強又低著頭不說話,而他已經臉紅到了耳根子理去了,女孩一直在觀察他的反應,過了半晌灌強偷偷地將頭抬起來偷看了女孩一眼,而女孩卻從頭都沒轉過頭,灌強一抬起頭來正好對上女孩子的眼神,灌強嚇了一跳把頭擺了更低了

女孩噗吱的一笑(你一定沒交過女朋友對不對?)

灌強的頭還是低著

女孩(你知道嗎?女孩子都喜歡沒交過女朋友的男孩)

灌強的頭高了點

(因為這種男孩子是一種寶,他們不會背叛女孩子,也不會欺負女孩子,因為…他們不懂)女孩子的語氣中帶了點惆悵

灌強的頭更高了,現在彷彿可以看到女孩子的下巴

女孩看了灌強一眼繼續說著(我原本在想,像你這樣的男孩子如果當男朋友一定很有安全感)

灌強完全抬起頭來望著女孩,眼神裡有著不解與驚訝

女孩看起來跟自己差沒幾歲,但是在她的語氣中有一種歷經蒼傷的味道,有種心灰意冷的感慨,又有種很淡很淡的哀傷……

那種感覺到底要感受過多少風風雨雨,多少失望,多少的背叛,才能感受的到,一種對愛情已經死心的感覺…..

(雨停了)女孩

灌強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的看著她,一種…….很心疼的眼神

(你有話要對我說嗎?)女孩

(有很多話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灌強

這一刻…….兩個人都沉默了…..

(你看起來好像很……受傷)灌強

(每個人都有受傷的時候….)女孩

兩個人又沉默了……

(我該走了…..)女孩

灌強點點頭看著女孩離開

女孩走了幾步轉過頭來看著灌強

灌強從來都不知道一張臉可以有這麼多的情緒,這麼複雜的表情,一種很婉惜又很釋然的表情,女孩沒有說話,只是向著灌強點點頭離開了…..

只是灌強在原地又發呆了很久……

(就這樣?)賤人聽完了灌強說的話,胡亂的喝了一口可樂口齒不清的說道

(就這樣!)灌強

(還有沒有別的?)廢人一邊翻弄著肯德雞全家餐一邊心不在焉的問

(沒有!)灌強

(那……然後呢)丫頭拿起薯條來在蕃茄醬裡翻弄一下
(沒什麼我只想聽聽你們的意見?)灌強

(沒意見!)賤人

(沒意見!)廢人

(沒意見!)丫頭

(我想…..你們都交過男女朋友應該會有點意見的,你們說是吧!)灌強不知道從那裡拿出來的菜刀面無表情的問著

(阿……..我想這真是天意難為,在這麼唯美的環境之下相遇除了可以為了這段感情多添加一點浪漫的情愫之外,更可以讓男女主角多增加一點一見鍾情的機率)廢人一臉嚴肅的表情,順便用眼睛的餘光喵了一眼灌強手上的菜刀

(是阿!是阿!)賤人附和著

(是的!就如廢人兄所言,每一個故事最重要的都是邂逅,淒美動人的愛情、活潑調皮的戀曲、幽默詼諧的浪漫、以及哀怨的生離死別從相遇開始,那種浪漫而深情的邂逅會有效的震起女孩們心中的漣猗)丫頭推了推眼鏡說道

(是阿!是阿!)賤人

(你們說了這麼多好像到底想表達什麼?)灌強疑惑的問道

(你不是要問我們有沒有意見?)廢人小心翼翼的回答著

(對阿!)灌強

(所以我們就告訴你…..)丫頭接下來說

(我們沒意見阿!)廢人跟丫頭異口同聲的說道

(你們想知道這把刀有多鋒利嗎?)灌強開始目露凶光

(是阿!是阿!)沒意外的這還是賤人

(我知道!我知道!)廢人

(知道什麼?)灌強

(這把刀西元2002年出品,出產地為金門,刀長39.5公分刀寬25公分,厚度3.5釐米刀柄兩寸長重量1.3公斤,不鏽鋼鐵製造,雖然使用年限已久但是因為平時保養不錯,刀鋒不見倦態鋒利如昔,是一把好刀….)廢人

(你….你….你怎麼這麼清楚)灌強驚訝的問道

(是阿!是阿!)賤人

(因為……這把是我家的菜刀)廢人感嘆的說道

是的!灌強買了肯德雞收買其他三位死黨,現在大家都在廢人家裡吃雞塊,而灌強則是把那天的事情說出來,只是美食在前誰又有心情聽他說話呢…

(ㄟ~你除了是阿!是阿!就沒有其它台詞嗎?)丫頭轉過頭來問賤

(是阿!是阿!)賤人

(幹!還在玩!)廢人跟灌強終於受不了衝過去海扁賤人了…..

而丫頭趁著混亂之際偷偷的又吃了兩塊雞塊…….

15分鐘之後~~~

(你不是說要減肥?)廢人一手捂著瘀血的右眼一手跟丫頭搶薯條

(那是明天的事!)丫頭舔了一下嘴唇,而眼光看著薯條發亮著

(ㄟ~你們還沒說完我的是啦)灌強開始拉回話題

(對麻!對麻!太過分了)賤人開始在旁邊搧風

(你這樣會永遠減不完)廢人夾著薯條開始出力

(先搶的先贏!)丫頭絲毫不退讓

(我說我的事……)灌強的聲量慢慢加大

(等等!我也要吃)賤人嫌情況不夠混亂

(你剛剛已經偷吃兩塊了)廢人指著丫頭前面的雞骨頭

(太過分了!太過分了!)賤人開始點火了

丫頭用瞬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薯條搶過來吃,順便逃離現場,廢人在後面緊追不捨

(馬的!畜牲!你就不要讓我抓到!)廢人歇斯底里的在後面追趕

(快跑!快跑!)賤人

現在場面一片混亂,丫頭在整個屋子裡跑,廢人在後面不斷的追趕還不斷的問候別人母親,而賤人則是在旁邊一邊幫忙追趕,不!應該說是拼命的搧風點火

場面越來越緊張而觀強的臉也越來越鐵青…….

(哈哈!抓不到!抓不到!)丫頭很囂張的向廢人挑釁,還一邊隨手把身邊的東西往後丟

(幹!那個是我媽種的花!你屬(死)定了!)廢人已經氣到講話變成台灣國語了

(給他屬!給他屬!)賤人興奮的揮舞著雙手

灌強的臉已經變成紫青色的了………

終於…….

終於……………

(我抓到你了….哈哈哈哈~~~~)廢人一邊抓著丫頭的手臂一邊模仿變態殺人魔的笑聲

而賤人則是坐在椅子上吃著不知道從哪邊拿出來的波卡,一邊很興奮看著廢人跟丫頭兩個人,另一邊嘴裡還自言自語的說(接下來的劇情真是令人期待阿….)

就在廢人準備使出滿清十大酷刑的時候大家突然聽到灌強大叫一聲

(他馬的!玩夠了沒!)

這一瞬間大家的動作都停下來了,廢人的拳頭停在半空中,賤人把波卡放在嘴裡的動作也停下來

丫頭?

丫頭趴在地上就算想動也動不了…..

這一刻大家都靜下來了…….

靜到連一支針掉到地上也聽的到…..

大家的眼睛都看著灌強…….

因為他從來沒這麼生氣過……..

大家腦海裡都閃過一個念頭…..

他生氣!所以他在意……

他在意所以會生氣……

他在意那個女孩,只有見過一面的女孩子…….

他生氣因為大家都把他當作是一個玩笑……

這個時候三個人心理都有一點內疚….

因為灌強從來沒這樣過……

而大家似乎體認到今天做錯了….

也許大家可以作一些事情來彌補…..

三個人不約而同得站起來坐在灌強面前……

大家終於要開始認真了……

(你要我們怎麼幫你?)廢人推一下眼鏡,這是他在動頭腦之前的習慣動作,他覺得這樣可以讓自己感覺起來比較聰明

(我…我不知道)灌強

(他叫甚麼名子?)丫頭調整一下坐姿讓自己舒服一點

(我不知道)灌強

(他住哪裡?)賤人用難得正經的表情問話

(我不知道)灌強

(你喜歡他嗎?)廢人

(恩!我從來沒這種感覺!一種很強烈的感覺!一種……好像非要他不可的感覺…)灌強

(等一下!讓我整理一下!你是說你要我們幫你找出一個我們沒看過長相沒聽過聲音更至不知道現在還在不在台灣的人)賤人
(不止!他要我們找出一個我們沒看過長相沒聽過聲音甚至不知道現在是不是在台灣的人以外還要想辦訪讓他們在一起)丫頭很聰明的補充

灌強沒回答只是一直看著大家……

三個人不斷的交頭接耳商量著……

灌強繼續看著大家……

三個人繼續商量,只是眼神開始回避著灌強的目光

灌強還在看著大家,眼神中帶了點企求…

三個人還在商量,眼神迴避的更明顯了

(喂!你們說句話好不好!)灌強終於開始沒耐性了
(大哥不是我們不幫忙只是這個任務實在太艱鉅了)廢人很無奈的回答

(是阿!全台灣有兩千三百萬人口你要我們在裡面找一個人,而且還不知道他在不在裡面)丫頭一臉愛莫能助的表情

(更重要的是我們還不知道那個女孩子對你的印象如何)賤人兩手一攤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

(那我該怎麼辦阿……)灌強此刻看來似乎很無助的樣子
三個人面面相聚然後異口同聲的說(去~找~他~!)






在台灣找一個人有多困難呢?台灣有兩千三百萬的人口扣掉一半男的再扣掉老的跟小的,最後再把年齡層設定在20歲到30歲之間的女孩子,這大概有7~8百萬人左右,求個平均大概有七百五十萬,簡單的說這個任務大概有七百五十萬分之一的可能性,嗯~~~比樂透的機率還大一點,但是前提是他要在台灣才行
甚麼?你問如果不在台灣的話怎麼辦?那機率就比樂透小一點,有多小?我不知道我也懶得算
因為不需要,如果不在台灣那還找幹嘛……
經過那天之後灌強在每個禮拜六的早上都會去那個閣樓發呆,他就靜靜的站在那裡看著來來往往的路人,聽著音樂班的音樂彷彿在尋找當初的那一份悸動也好像在等待,等待著那個女孩下一次的相聚…
只是這個女孩從沒出現過,那一次的相遇就像曇花一現一般,但是灌強卻始終不肯放棄,我們曾經問過他
(你這樣不會覺得浪費時間嗎?)
他那時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認真的對我說
(你知道嗎?我每等一天,我就覺得我跟他見面的日子就近了一天)

(即使你等到了也不能證明些什麼,不是嗎?)

(不!證明了我們之間有著一種無形的牽絆,這種牽絆讓兩個完全不認識的人連結在一起)

(即使見了面她也不一定會答應你不是嗎?)

(那我也可以用很大的聲音告訴我自己,我努力過、認真過,但是沒成功過,我可以大聲的笑、大聲的哭,但絕對不會有遺憾)

等待是一種寂寞,尤其是等待著不知道結束的等待,更是永無止盡的寂寞,我們都曾經等待過,也曾經寂寞過,但是我們的等待從來就不是為了單純讓自己不再遺憾,也因為我們的遺憾讓自己寂寞了好久…

(噗~哈哈哈哈~這種蠢事也做的出來~~在一個閣樓下面等待一個機會趨近於零的可能)華仔放肆的大笑著

華仔是我一個朋友,她的名子中並沒有”華”這個字,只是他總是喜歡在nsm上面放上劉德華的照片,他說

(有人告訴我,照片上面的那個人長的像我)

嗯~~~~一個感覺還蠻令人感到震驚的理由,雖然我一直認為只有衣服像而已,但是大家還是很給面子的叫他華仔

爲什麼?

因為他是地下盜版光碟的盜版商

而且還是大盤的…

有一次我跟他在夜市裡逛街看到有小販正拉長了喉嚨叫賣著,而我跟華仔正剛好從他旁邊經過的時候,那個小販突然安靜下來,跑過來跟華仔閒話家常起來。

(唉呀~~華哥!今天怎麼有空過來?)小販相當熱情的問道

(我陪我朋友過來逛逛,怎麼樣?最近生意還好吧!)華仔

(托你的福!托你的福!至從你給的那些貨以後我的生意就好的不得了!)

(ㄟ!我給你的是那幾片?)

(唉阿~就是那個電車癡漢、爸爸再愛我一次、人狗情未了……)

(喔!對!你是愛情動作片體系的!)

(是阿!是阿!不過華哥阿……)

後來兩個人還講了幾句俏皮話,直到要走的時候,才發覺我的臉已經呈現癡呆狀態,而華仔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

(沒什麼!這只是我的下游廠商而已)

如果只有一間的話那也就算了,但是這條夜市裡有六間在賣盜版光碟,就有四間過來他打招呼。

真是太屌了!

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跟他奠定了深厚的友情,而在這個時候我們正出門去看電影

什麼!你問大盤的盜版商幹麻要出門看電影呢?

不然你以為他的盜版母片是怎麼來的!

(的確是不太可能,但是我還是希望他能成功)

(怎麼說?)

(因為做這種是需要一點衝動跟一點堅持,這是我所做不到的,我沒辦法像他這樣可以為了愛情付出一切,卻又不求回報,卻又愛的這麼執著,這麼單純,這麼的傻…)

華仔看了我一眼然後幽幽的說道(廢人!你知道嗎?有一部片裡有一座山,叫斷背山……)

還沒等他說完我就先一拳往他的臉上打過去…

他來不及閃躲結實的承受了這一拳倒在地上,順手拿起地上的磚頭往我這裡丟了過來,幸好我早有準備,馬上側身一閃避了這擊,當我站穩腳步準備再趁勝追擊的時候已經聽到身後的車身警鈴大作。

這時候我跟華仔兩人相視一眼,就當華仔起身兩個人準備烙跑的時候,已經發現四周的路人已經將視線擺到這裡來了,在路人們的眼神中似乎感受到強烈的指責感,就在華仔不知所措的時候,我已經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慢條斯里的拿出身上的記事簿,用左手瀟灑的在上面寫下幾個字,然後夾在車子的雨刷上面,然後拉著華仔揚首闊步的離開現場。

這個時候路人的眼神變了…

似乎變的有些讚賞…

幾個小時後,車主回來了看見自己的車子左邊的門上面有著一個凹痕,而旁邊還有一顆看起來似乎有些無辜的磚頭,這個時候車主已經到達崩潰邊緣了,隨後他發現廢人留在雨刷上面的小紙條…

先生您好
很抱歉弄壞你的車了,我現在完全能夠體會妳的心情,想必如果是我的話,我一定會十分震怒,更何況你這台車是BMW的,這修理費一定十分昂貴,其實我剛剛弄壞的時候就想要一走了之,但是這裡附近的路人都在看著我,注意我,我有點難堪,所以我決定寫這封信跟你道個歉,只是當全世界的人都以為我會留下聯絡方式,只有你和我知道

我沒有…







PS︰我這封信是用左手寫的,你找不到我的,你…節哀吧!

車主終於徹底崩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lego2 的頭像
ylego2

澤 別 的 奇 幻 世 界

ylego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